愛過,輕輕放下!

  我和小七是一起長大的哥們兒,吃住玩都在一起,用小七的話說就是:他家就是我家,他媽就是我媽,他姐就是我姐……總之,他的一切就是我的。然后我說:小七,將來你娶了媳婦,你媳婦也是我媳婦不?小七眨巴了好幾下那雙秀氣的眼睛,支支吾吾地說:啊……,是……吧?然后我就沒心沒肺地壞笑起來。
  
  后來,我們讀了同一所大學,大學在同一個宿舍。小七是個十分有頭腦的孩子,整個大學他每個月總會折騰個千兒八百的零用錢,我也樂此不疲地跟著他吃香的喝辣的,從不臉紅,他也不曾說過半句怨言。尤其是在他和美女約會的時候,我總會準確的找到他的位置,就像GPRS定位儀那樣精確,從未失過?上攵,倒霉的還是小七,我在吃飽喝足之后,抹抹嘴對小七說:你小子又換人了,上回我還見你和她在一塊花前月下了……小七的臉被我氣得鐵青,有立刻掐死我的可能,就這樣的破壞,我不知道做了多少次,反正我已經記不清楚了。整個大學,我破壞了小七無數次的約會,所以直到大學畢業,我們兩還是光棍一條。大學畢業那天,小七指著我的鼻子說:沐言,將來你有了媳婦就是我媳婦。
  
  大學畢業后,我和小七鬼使神差地又進了同一家公司,然后無可救藥的同時愛上了公司的主管雨沫。喜歡上雨沫后,我們倆人開始各自施展招數追求雨沫,互不讓步,誰也不愿意主動退出來。小七又一次指著我的鼻子說:“沐言,從小至今我和你從來沒有分過彼此,可是雨沫我是真心喜歡她,你主動退出好嗎?”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:“你就是這樣做兄弟的啊,我喜歡雨沫你也知道,咱們公平競爭,如果雨沫最終選擇了你,我絕對不會再和你共享,我會好好祝福你們。”小七氣得直蹦,卻也無可奈何。我問雨沫:“雨沫,我和小七,你總的做出個選擇吧?”雨沫傻傻地笑了笑:“我們現在這個樣子不是很好嗎?”我打著哈哈說:“哈,是啊,很好!”是啊,我們現在是很好,我自己在心里默默地念叨著。雨沫是那種大大咧咧的女孩子,不拘小節,每天三個人嬉嬉哈哈地吃東西,游玩,并且樂此不疲,三個人勾肩搭背地嘻嘻哈哈,倒像是親兄妹一樣。
  
  這樣平靜的日子沒過幾天就被無情地打破了,那天我喝醉了,無法壓抑內心的那份情感,終究還是把那段話在小七在場的情況下一字不差地說給雨沫聽,就這樣,原本平靜的結局被打破。第二天上班,小七當著我們所有人的面說:“雨沫,你總是要做出選擇的!不如現在給我們答案吧。”雨沫愣在那里,半天沒有說一句話,我知道她的內心在掙扎,事情總的有個結果,是啊,總得有個結果。“三年為期,你們誰事業有成,我就嫁給誰!”這是雨沫沉默半晌說出的一句話,我想,這肯定只是雨沫的緩兵之計,她的心屬于誰還用說?墒,我怎么也不會想到,那竟是我和小七別離的征兆,那天之后,小七辭去公司的職務,南下廣州,這是我們兩個人從小到大的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分開,小七離開公司那天,我抱著他說:“你小子就不怕我近水樓臺先得月!”小七揍了我一拳說:我不在的日子里,照顧好雨沫。我把小七抱得更緊了,說真的,小七就這么要離開了,我第一次有這么傷感的感覺,眼睛里居然有種濕濕的、咸咸的水晶液體。
  
  小七去廣州后,,我失落了好一段時間,我一直以為我和小七兩個大老爺們在一起分開了也就那么回事,可真的分開以后才覺得生命中一下子失去了好多東西。這時候,我想起我們倆小時候的許多事情,每次小七去親戚家小住幾天,我總會算準時候,在村頭等他回來,就算回來后我們依然會為爭奪某一個東西而打的鼻青臉腫,但我們彼此從未計較過這樣的事情,然而真正的離開了還是有一種莫名的牽掛在里面。小七不在,我和雨沫之間少了許多快樂。很多時候兩個人原本嘻嘻哈哈天南地北的胡侃著,突然就會沉默下來,兩個人誰也不說話,各懷心事,這時候雨沫問的最多的一句話是:沐言,你說小七這混蛋什么時候能回來?我在雨沫的眼睛里看到了一種區別于掛念之外的東西,那種感覺讓我心痛,我無數次的遐想,如果南下廣州的是我,她會不會這樣想我呢?終于,我還是沒忍住問了雨沫,雨沫眨巴眨巴眼睛說:你去死!要是你也離開了這座城市,我回去死!我很認真的看著雨沫說:“雨沫,其實你心里更喜歡小七,不是嗎?”雨沫沒有說話,只是靜靜的看著我,我使勁地吸了一口冰咖啡,有苦有涼。小七總會在電話里說:沐言,你小子從小就不老實,小時候經常捉弄我,這次你要是把雨沫強行霸占了,我決饒不了你。我打著哈哈說:你放心吧,我不會的。小七哈哈大笑著說:你小子……這幾天注意保暖,可別感冒了,天氣預報說這幾天北方有寒潮。那是小七南下廣州一年后的冬天,這個城市極冷,可是心卻是暖的。
  
  愛過,輕輕放下!
  
  雨沫在出差的時候被車撞了,傷勢十分嚴重,胸部、頭部大面積出血。我趕到醫院的時候,雨沫已經被送進急救室,隔著急救室的門我猴急猴急的來回走動著。當我坐在走廊椅子上的時候,落日正好落在玻璃上,在那一刻我忽然第一次驚覺到落日的顏色竟然是那么的血紅血紅。在落日的最后一角沉到玻璃下是,急診室的大門終于打開了,大夫疲憊不堪的從里面走出來,我瘋了似得從椅子上站起來,逮住大夫問:雨沫怎么樣了?大夫朝我翻了翻白眼,嘴巴張了兩下一句話也沒有說出來。我感覺到一種徹底的悲哀,雨沫恐怕兇多吉少,我松開手,癱坐在地上。后來我才知道,原來我用力過猛摁住大夫脖子,他被我莫名其妙得摁昏過去了,一會兒大夫緩過神來說:“病人已經脫離危險了,只是……”還沒等他說完,我就欣喜若狂的離開了。我給小七打電話:“雨沫出事了。”小七在電話那頭沉默了一會弱弱的說道:下午來機場接我。在機場,我遠遠看見小七急匆匆地走下飛機,看到我后疾步走了過來,“雨沫到底怎么樣了?”這是我和小七兩年之后見面說的第一句話,說完之后,他的眼睛里閃爍著淚花,我緊緊的擁抱著小七,看著周圍那么多雙好奇的眼神,我抬起頭來,仰望著藍天,那天的陽光真的很燦爛,陽光劈頭蓋臉地撒下來,照在我們兩個人身上,那一刻,仿佛又回到了童年(www.otksjd.live 閃點情話網)。
  
  小七看著躺在病床上渾身纏的像木乃伊的雨沫時,狠狠的給了我兩拳。我趔趄地倒在地上,摸著嘴角上血,沒有說任何話。小七看著我,伸出手拉我,是啊,小七兩年時間一點也沒變,至少對雨沫的感情。
  
  雨沫的病情極不穩定,有時候會緩緩地醒過來,看到身邊的小七,眼里流露出驚喜的目光,然后又沉沉地睡去,小七守在雨沫的床前,幾乎寸步不離,短短幾天已經消瘦了一圈,我對小七說:“你先回去休息一下吧,雨沫我來照顧!”小七瞪著那雙滿是血絲的眼睛說:“沐言,你特么的兩年把雨沫沒照顧成這樣,我還能讓你照顧嗎?”我走出醫院,我知道小七說的是氣話,可是他的眼睛里我看到一種深切的愛戀,對雨沫的。這種愛里面隱藏著巨大的力量,比死亡還要強大許多的力量。我走在那條街上,街上的人來人往,我神經似得盯著眼前晃動的情侶們,在他們眼里,我看到了一層膚淺,膚淺的就像水對月的愛。

  接雨沫出院的那天,我只在遠遠的地方看著小七挽著雨沫的手走下醫院的臺階,仿佛走向愛情的天梯。我知道我和雨沫之間已經沒有任何關聯,就像是在做一道選擇題,我早已被當成錯誤答案給排除了,我遠遠地看見他們幸福的依偎在一起,在那一刻,我感覺他們才是天生的一對。小七辭去了廣州的工作,安心的留在雨沫的身邊,他對雨沫的照顧比以前更加細致入微了,很多時候我看到雨沫在小七的懷里小鳥依人的那種依靠感,只是小七在獨自面對我時,目光里分明帶著一種游離的感覺。
  
  幾個月之后,我決定離開這座城市,我離開的時候,給小區打了電話,“小七,從小到大都是你讓著我,可是這次雨沫是從心底里喜歡你,你要好好把握,我要走了。”簡簡單單的幾句話,我真的怕我自己哭出來,小七沉默了好長時間,“沐言,其實我一直瞞著你一件事情,雨沫在昏迷的時候,一直喊著你的名字!”我呆呆著楞了好長時間,然后轉身登上飛機。在離地面幾萬英尺的距離,我哭了,淚水就那么順著臉淌下來,在那一刻,我只想哭!
  
  一年后,我接到小七的邀請函,邀請我參加他的婚禮。我又回到這座熟悉的城市,在婚禮上,小七和雨沫手挽著手向客人敬酒,接受祝福。走到我身邊的時候,雨沫停住了腳步,然后望著我很長時間,“我記得清楚,我們見過。”我尷尬的笑著,將杯里的酒一飲而盡。其實,雨沫在康復后,失去了曾經的部分記憶,很多人,很多事情都已記不起來,但有些人卻深深地印在她的內心深處,譬如說,一個叫沐言的家伙。
  
  此小說虛構,僅以此文來紀念我狂放不羈的青春,在你的青春里,我曾出現過,只不過是被當成錯誤的選項給排除了,可是我不后悔,因為我真正的生活過!
分頁閱讀:1 2 3 4 5 下一頁
本頁手機地址:http://m.siandian.com/aiqinggushi/33781.html